时尚芭莎艺术 | 他被称为当代艺术界的“巫师”,如何用画笔勾勒异想世界?

时间:2019-08-14 07:00:01 来源:中国软件网 当前位置:峰哥悄悄话 > 美容 > 手机阅读

马塞尔·扎马《穿越界线》,水墨、水粉、丙烯颜料、油画棒及石墨于纸本,97.2×126.4cm,2018年


1月22日,加拿大艺术家马塞尔·扎马的全新作品展《穿越界线》将于卓纳画廊香港空间开幕。作为艺术家于大中华地区举办的首次个展,展览作品涵盖其绘画、模型及录像等多种形式。

展览:马塞尔·扎马:穿越界线

时间:2019年1月22日-3月9日

地点:香港·卓纳画廊香港空间 

中环皇后大道中80号H Queen's 5-6楼

开幕酒会:2019年1月22日(星期二)晚6-8点



他被称为当代艺术界的“巫师”,

如何用画笔勾勒异想世界?

转载自时尚芭莎艺术

文:景雨萌

=========

今年45岁的加拿大艺术家马塞尔·扎马(Marcel Dzama),很早就已在日新月异的当代艺术界获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。从2005年举办的第一个重要个展开始,扎马带着他的创作在极短的时间内席卷全球,“俘获”了布拉德·皮特、金·凯瑞等众多明星藏家的芳心。


艺术家马塞尔·扎马


马塞尔·扎马的作品不仅在惠特尼双年展等重要场合皆有亮相,还被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、伦敦泰特美术馆、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等世界级艺术机构收藏。


马塞尔·扎马《To Be a Queen, and Crown'd with Infamy》,2010年


除此之外,他的身影还活跃在更广阔的舞台之上。2016年,扎马为纽约城市芭蕾舞团作品《最不可思议的事》完成了全系列的服装和舞台设计。身为大卫·艾格斯、斯派克·琼斯等明星的好友,马塞尔·扎马还为众多歌手设计了广为流传的专辑封面,其中就包括摇滚音乐家Beck。


马塞尔·扎马设计的芭蕾舞剧服


可以说,扎马凭借独具一格的艺术创作,不仅成为了艺术界一颗耀眼的明珠,更是横扫演艺圈成为了当下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家之一。这位对我们来说尚有些陌生的艺术家,其创作究竟有何独到之处?


马塞尔·扎马《Remembrance》,2016年


=========

 从纸上展开的艺术世界 


马塞尔·扎马出生在加拿大的温尼伯,这座位于北美洲中心的城市地广人稀。在漫长而寒冷的冬季,整座城市都会被厚厚的积雪覆盖。因此在扎马的眼中,故乡就像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,平静且沉默。


马塞尔·扎马《The carnaval blues》,2014年


在这样的故乡长大,其性格也十分温和。小时候的他有阅读障碍症,因此在学校里总是沉默寡言,只有当扎马在自己的座位上安静地用笔涂鸦时,才能获得安全感。画笔和纸,构建了他心中最初的港湾。


马塞尔·扎马《Untitled》,2009年


在考入大学后,扎马接受了正规的艺术训练,他还组建了自己的团体,团队里的成员和他一样都热爱画画却拥有不善社交的性格。虽然在大学时,其创作从纸上绘画延伸至油画等多种形式,但在一场意外之下,纸上创作成为了他相伴至今且最重要的创作媒介。


马塞尔·扎马《The love of all things Golden》,2014年


大四那年,扎马的家中不幸发生了火灾,一家人只能在旅馆内留宿,而他所有的作品都被大火烧光。那段时间,他手边没有任何多余的绘画工具,只有最基本的纸和笔。无奈之下,扎马每日只能进行最简单的纸上创作;但渐渐地,他也在其中获得了独特的乐趣。


马塞尔·扎马《Let us compare mythologies》,2016年


芭莎:为什么你一直坚持纸上创作?


马塞尔·扎马:我也尝试过很多其它的新媒介,但我更喜欢的是纸上绘画的那种“亲密性“,油画或许会让我感觉到一种更加宏大的气场,但纸上的绘画则是非常私密、个人的,它更强调当下的概念。虽然我也在近些年开始探索别的媒介,不过我确实对新的科技潮流有一定的抵触。我始终希望自己能和我创作的媒介之间保持一种独一无二的亲密性,而不是被淹没在科技的洪流中。


马塞尔·扎马《Then a strange thing happened》,2003年


迄今为止,马塞尔·扎马的创作已经涉及到模型、雕塑、拼贴、影像等多种形式,但在其中,他依旧保持着和创作形式之间最贴合的状态。在新媒介与观念艺术当道的今天,扎马的艺术追求流露出一种质朴的温情,与被潮流牵引相比,他更尊重自己内心的声音。


=========

 当代艺术界的巫师 


听从内心世界,正是其创作中最重要的表达内容之一。马塞尔·扎马总是被荒诞、幽默的故事与作品深深吸引,并试图以此躲避现实世界中那些令人厌恶的虚伪和做作。而从战争废墟中走出来的达达主义、超现实主义,成为了他创作中不可忽视的元素。


马塞尔·扎马《The Most Incredible Thing》,2015年


扎马常常在儿时记忆里的童话和民间故事中捕捉灵感。像超现实主义的先辈们一样,他在创作中模糊了真实与虚构的边界,呈现出一个光怪陆离的奇幻世界。独特的艺术世界折射出了荒诞不经的气质,而在所有的夸张之下,是艺术家对现实中严肃议题的思考。


马塞尔·扎马《Bourgeois》,2001年


扎马的荒诞在不经意间反映了现实生活中的世界,生与死、暴力与平静能在其中共存。他对当下政治及社会议题的思考,披上了达达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的外衣,被赋予了调侃的意味。他常常使用国际象棋的意象:这种博弈既讲究规则与事先的预判,却又在每一次错综复杂的游戏过程中充满了即兴的发挥。


马塞尔·扎马《Your God will starve》,2016年


芭莎:如何看待达达主义、超现实主义,杜尚、戈雅等艺术流派与大师对你的影响?


马塞尔·扎马:我总是对现实世界中的虚伪感到非常厌恶,而我们无法否认的是,现今世界上正有许多这样虚伪的事情发生。我所热爱的达达主义,就是当年艺术家们因为厌恶一战而做出的回应,我希望将这样的意志延伸到我身处的世界中。

上一篇科技日报:多次封锁数据后,美国为何要借中国“鹊桥”中继星

下一篇时尚现代 都江堰市区又一医养结合的医院今年将投入建设

相关文章:

美容本月排行

美容精选